清阳

俩人从暑假互相鞭策(偷懒)总算拉扯出的手书,真滴沙雕,最用心的是结尾请大家千万不要错过x  秦狗配有姓名吗,超配的!!

Salaì:

秦狗手书终于肝出来了!感谢清阳劳斯 @清阳 陪我熬夜做ppt剪视频!希望大家可以喜欢!也希望大家可以发发弹幕、投币、评论以满足我俩的虚荣心!!哈哈哈哈哈谢谢!!!!


烦人的橘子原版视频参考av87915


字幕BGM:春节序曲

【双黄/磊渤】海

*鸡血短篇,瞎胡扯意识流,给大家表演放彩虹屁



他们碰巧遇见一片海。

仲秋的夜已经带了凉意,海风卷起无边际的浪又渗进衣袖。这里离城市的灯光太远,喧闹于是被扔去身后。是幸运,是注定,他们寻到这一方歇行的天地。

黄磊拎着一袋冰啤酒回到这片天然的沙石地,岸上就只剩了一双鞋和一件御寒的薄外衣。他就地坐下听潮声,开了瓶酒灌了两口,唇边就不自觉地带上笑意。这样惬意的时间有多久没有过了,他也是,小渤也是,活在社会里就脱不开入时入世,躁动的心渴求宁静,他们是一类人,所求都一样。他看着渤在海里起伏,那是抛开一切的单纯的热爱和自由,他天生就是属于一片海的,却被岸上束缚。

他眼见着渤回到浅水,站起身,水珠就汇成小小的溪流落下,白衬衫湿透了紧贴在身上,袖口遮了半只手掌。他抬手把湿发向后捋,站在破碎的月光里,脸上还挂着水珠就冲黄磊笑。黄磊很少再用这种低劣的比喻形容了,但他确实觉得心脏漏跳一拍,他读万卷书,却还找不出一字一句去描述他所爱,然后他想,爱又如何去描述呢,他爱即他渤,这就够了,他爱的是聚光灯下共舞的灵魂,亦是水中那个青岛海边长大的孩子。他听见黄渤喊他,这一幕让他想起西方故事里的人鱼,他像水手心甘情愿被蛊惑,他回他,怎么了。

太冷了,他听见黄渤喊,夹在海风里卷进他耳朵。他们于是都笑起来,潮声也再盖不过。黄磊弯腰也脱掉了自己的鞋,赤脚踩上同一片沙地,他捡起扔在一旁的外衣,缓步走向他的月光。

他的月光也走向他,像一切童话故事的美好结尾,有情人投入彼此怀抱,水手爱上人鱼,溪流汇入大海,他们来到彼此面前。黄磊帮他披上那件外衣,又怕不够,再脱下自己的加在最外面,然后他们四目相对,在对方的眼里看到相同的东西,那到底是什么,是爱吗,还是温柔,是占有,是灵魂交缠,亦或是最深的欲望,旁人不得而知。

黄磊抬手抹掉黄渤额前滑下的一颗水珠,于是动作顺理成章地转为接吻,他触到温凉的唇,尝到海水和啤酒。浪卷起没过脚踝,他的渤浑身都还是凉的,唯有他手心所经处温热那一片皮肤,他于是把他拉近了,紧贴着抱住,两个人都变得潮湿,却拥有同样燥热的灵魂。他们吻得缓慢而深情,摈弃现实的浮华,他们总是希望一切都缓步下来的,在生活里品味所谓幸福,亦品味彼此。待到他们终于舍得短暂地分开,黄磊拉着他回到沙滩,酒还未尽,黄磊开了另一瓶给他,他们就着海风又开始聊一切。

当然最后酒也没能喝完,本就正火热的两颗心脏怎么控制得住不相互贴近,黄磊半压在黄渤上方,手搂过他腰际,像是下一刻就将分离,怎么唇齿交缠都仍嫌不够,只能靠紧贴的心脏跳动叙述这一腔爱意。

他们碰巧遇见这片海,有月光见证,亦有浪潮为铭。


Day5 婚礼策划

Hello,这里是第五天的报道员清阳,作为一位吸取了丰富前人经验的报道员以及上一位的成功案例,本人还是非常有信心胜任本次任务的。有传言说约尔迪接了今晚这笔单子,不用想都知道私法制裁者也会到场了。所以微型摄像头已经提前布置好了,让我们来期待一下处在婚礼策划阶段的他们会说些什么呢。 —————————————————————
之前的报道以摄像头被管道爆炸引起的电源短路作为终止,幸好我还留了一手在约尔迪的安全屋里,希望能收到点劲爆的料。然后,我真的不是一个约尔迪痴汉,真的不是,是任务要求我才装的摄像头【溜了


1
“你觉得婚礼会是个什么样?”
“砰”子弹打上铁栏杆,男人跟着望向声音的来源,手里的枪举到一半,随之而来是一声更细微的硬物高速穿透太阳穴的声响,重物倒地。
“我还以为私法制裁者的枪法会更好些。”耳麦里适时响起熟悉的调笑,而被嘲讽的对象,也就是刚因为某个重点词汇而下意识手抖的艾登皮尔斯本人,正毫不停留地越过障碍物冲向下一个目标,干脆利落地近身干翻,实际上甚至都有些过于凶狠了。“你以为这是怪谁?”标准地皮尔斯式问句,约尔迪都不用查阅他的私法制裁者交际词典就能猜到他会这么说,同时他透过瞄准镜看到艾登抬头看了他一眼。
哦噢,约尔迪秦黄牌警告一次。虽然他毫不介意再多吃一张。
“怪我的结婚对象像个情窦初开的高中生?”
“就闭嘴吧。把你的注意力用在瞄准别人的脑袋上。”在爆头下一位可怜人之前艾登摁着耳麦说。

这的确不是个困难的活,十分钟之后艾登就成功把那把消音手枪抵上了目标的眉心,而约尔迪正卡着他问完话的下一秒慢悠悠踱步进来,还扯着他那副混蛋皮手套,嫌弃艾登把一切弄得一团糟。
“所以我把主菜留给你了。”
“这可真贴心,dear”私法制裁者因此而皱了下眉,收枪的一瞬原本老实待着的男人最后挣扎起来,试图扑向对面的动作在半路被约尔迪一拳揍了回去,“错误的选择,伙计,私法制裁者刚刚下班了,现在是我的营业时间。”

约尔迪拍着衣服上的灰走出来的时候,艾登还在摆弄他的手机,约尔迪于是又得等他片刻。永远别打断一个中年电子产品上瘾者看他的手机,他会开着跑车横跨半个芝加哥再一榴弹轰爆你的车,这是交际词典的第三条。当然这并不代表约尔迪就会乖乖闭嘴像个贴心好情人,他首先第二十三次出声嘲讽艾登该戒掉手机了,然后再抱怨刚刚的插曲又毁了自己的一套好西装。
“是你自己每次非得穿这一身奇妙装扮。”艾登甚至没有抬头。
“这叫尊重职业,你真的很欠缺品味和眼光,皮尔斯,也没有情(和谐)趣,基于你刚刚的‘结婚’小谈话。”
提到这个让艾登终于舍得把视线从手机屏上移开一会儿,但也只是一会儿,他的声音闷在面罩后听不出情感:“现在放弃走到那一步还来得及,约尔迪。”
约尔迪因此几乎有点想要笑出声了,但他仍旧努力维持着之前的语气:“也许是个好决定…”他甚至还没来得及说完后面的话,就被身后不远处的管道爆炸打断。
“摁错了。”
“滚你的皮尔斯,就承认你的确离不开我。”
“you know what,在中国有个词叫命运,皮尔斯,在发生了那些有的没的之后,也许你就是我的命运。”
艾登看上去没有任何反应,他最后敲击几下手机然后一声不吭地往出走,但约尔迪发誓他看到他的耳朵红了。
这真是最有趣的事。约尔迪秦永远不会对这感到疲倦。


2
他们再次提起结婚这个词是在约尔迪的某个安全屋内,当时约尔迪的手正顺着艾登的毛衣下摆摸进去,而艾登忙着解约尔迪的高档皮带扣。
“说真的,我们看起来已经把结婚之后该做的都做了,现在却要反过头去进行第一步。”
“我们从来也算不上什么正常人。”
艾登听到约尔迪轻笑了一声,“确实。”他的手跟着探进裤子里揉捏那两瓣臀肉,艾登不可自持地加重呼吸。
“同时妮姬也希望我有个正经家庭,一个正式的婚礼她觉得很有必要。”
“你认真的?确定要在这种时候提别的名字?还是你真的没听出来我刚刚是在和你调情,皮尔斯先生。”
“有什么问题,你难道会因此就放弃扒我的裤子。”
“哈操你的,皮尔斯,你真的是个混蛋。”
“你也一样。”
他们说这些话的时候已经在拉扯中到了床边,究竟是谁把谁带倒在那张吱呀乱响的小单人床上也无从考证,或许是同时。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对话都没有继续,空气里那点暧昧的水声和喘息蒸腾出欲(和谐)望的燥热,他们接吻,热切地撩拨。私法制裁者在这方面明显不是对手,他的毛衣被推高到胸口,那条水洗泛白的牛仔裤连同他的底裤在一片混乱中掉下床底的不知名方位,而约尔迪已经把一切都弄得湿漉漉,他的手指埋在艾登的屁股里分剪进出,后者就只剩下压着嗓子低吟的份。
他们今晚的战线拉得意外长,到了最后艾登几乎快要哑了声音,约尔迪伏在他颈侧盯着一小块皮肤吮咬,接着他带起艾登的左手,吻在无名指根。艾登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这其中意义,是现实还是幻觉,就再次被突然凶狠的动作撞地只剩压抑呻(和谐)吟的力气。结束后约尔迪难得有耐心地等艾登喘匀呼吸,他开口,声音还完全带着情(和谐)欲过后的沙哑,“婚礼的事我都交给妮姬了。”
约尔迪完全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也的确,难道要他们两个对着一堆飘带花篮挑挑拣拣吗,那个画面实在有些惊悚,却也同时地表现地有些,幸灾乐祸?
“那事情就变得好玩了。”
艾登又开始皱起他的眉头,红牌警告,约尔迪决定率先招供,私法制裁者连在床上也舍弃不了那一套质问的手段。
“我只是用了点小手段让你在旧金山的小追随者们也了解这个消息。”
“操你,约尔迪。”
“这是我刚干的事,皮尔斯我亲爱的,晚安。”

【双黄/磊渤】背叛

*鸡血短篇,ooc注意

*第四季11期的衍生脑洞,原本是辆高速车但现在应该是没油了x于是丢上来存个档吧

*结尾稍微有一丢丢超过,预个警


——————————————————————————————————

他看到黄磊就这么盯着他笑,指尖叩击桌面,然后黑衣人从门口涌进,连个反应的机会也没有,他被死摁在床上。

这张床他太熟了,唇角和眉眼的弧度也熟,可今天的一切都让他陌生。他从来不知道原来这软床还能咯得人疼,不知道黄磊的笑其实本该就令人遍体生寒。

也是,黄磊从前哪舍得他痛一下。

酒液溅上杯壁,皮鞋碾过羊绒地毯的白噪音,他面朝下,听见黄磊走到他身边,阴影挡了仅存的一点光。

“你早知道会有这样的收场。”

黄渤只是闭了闭眼,什么也没说。

“为什么,小渤。”

“你只要要,我都给你。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为什么仍旧是背叛。”

黄磊似乎也并不想要一个答案,他状似有意无意地轻晃酒杯。

“你真的很重情义,渤,我爱你这点。”

“但你错在太重。”

他听见黄磊深吸了口气,他猜他该是闭上眼,眉间又微蹙起,就像每个灯光下伏在案前的深夜,这次他却成了他的问题。

“别逼我。”

被压在床上的人终于出声,三分愧意七分隐忍下的坚持。

“对不起。”

黄磊于是抬手一饮而尽,视线长久地凝固在吊灯上的一小块水晶,然后他看回手里干涸的高脚杯,但又好像透过这层薄玻璃看着些别的什么。他又一次笑起来,出了声,黄渤听到了。

你的确对不起我。他说,然后突兀地,猛力地,扬手把杯子摔向最近的墙边。碎片落了一地,像极了碎在那块水晶里的斑驳光线。

“把他给我扒了。”他听见黄磊轻描淡写地开口,语气淡漠地令人胆寒。他并不是十分清楚黄磊要对他做什么,这么多年来他头一次觉得他不再了解黄磊了,这种认知让他感到酸楚和悲哀,在当下的情景中又徒增了那么一点恐惧。身上的人开始动手,他下意识挣扎,却也只是徒劳地抗衡,整个过程因此持续的更久,直到被脱到最后一件贴身衣物,他才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般脱口而出:“黄磊!”

“说起来真的很可悲,事到如今我还是不忍伤你,渤,我只能换种更适合你的方式。”黄磊说这话的时候还坐在房间里唯一一把扶手椅上,从始至终看着一切,他的食指刚被碎片划了道口子,渗出了血,他却像无事发生。黄磊起身从椅子里站起,回到床边,俯身探手覆上黄渤的后颈,稍停顿了会,又缓慢地隔着一层衬衣沿着脊椎下移。

“我知道你脸皮薄,即使全组上下都知道你我的关系你总还是刻意回避。”

“所以也许我该治治你这性子,你觉得呢,渤。”

“从前我总顺着你,也是我的不对。”

黄磊的手摸进黄渤的底裤,极富暗示性地摁向那个隐秘的位置,他贴近黄渤耳边,鼻息洒在他耳廓,身下人就跟着红了一整个耳朵。

“我会在他们面前干你,而这只是开始。”


好看到让我想要转载。请大家看看我们恶犬老师啊啊啊!!!这个Ela是不是过分好看了????我咿呜呜咿

转载自:恶犬少年

【双黄/磊渤】震惊!娱乐公司老总竟对旗下艺人做出这种事!

刚刚头一次被lof屏蔽我惊了,怀疑是标题触线x

*如题(屁),娱乐公司老总x一线艺人的paro,薛定谔的后续,大概就是 我老喜欢你了但我就是不说假装是炮友关系我根本不care 的狗血剧情,请大家自行脑补【什么

*是小破三轮,一点点肉渣,人怂还是放图x
* 为什么现在蒸煮一发糖我就想激情踩油门我以前明明是个清水小甜饼【唬谁




是业界良心了,吃菜产肉,我太快乐了!!!!真的辣。

KLMNOPQ:

是昨天吃饭写的垃圾车

@清阳 @恶犬少年 

真的很垃圾

【双黄/磊渤】他和他

*旧粮存档,其实是当时S3E10的衍生脑洞,结果爬墙了被我忘了发,鸡血短篇,ooc慎

*惊坐起想到再不发第四季都要播了赶紧lof启动

*文中提及的一点点双黄配偶都与现实无关!!就真的只是第十期衍生而已!


————————————————————————————————


他们在那场舞会上相遇。

 

那年的毕业舞会一如从前的每一场,年轻人们围着圈欢歌悦舞,庆祝在这象牙塔中的最后时光,心底那些悸动的小情愫也抓紧着时间在彼此错身时揉进相视的眼神里。

 

黄磊就是在那个时候遇见的黄渤。

 

一个是校园出名的“歌手”,一个是文艺范十足的“诗人”,他们对彼此其实并不陌生。

故事始于他们向同一个姑娘递出的邀舞的手和窗帘后落在唇边的吻,在那个青涩的年纪,爱情来的迅速而刻骨,却又短暂如烟花一瞬。他们花了离别前整夜整夜的时间将自己汹涌的爱意铺满纸上,同学们唏嘘着,只当是这二位“校草”双双在舞会上落了归宿。一篇长诗,一首情歌,他们怀揣着对方的浪漫踏上下一段人生。

 

然而像是上天眷顾这对有情人,三个月后他们在同一个工厂里再度相见,将一切情愫和思念化进一个拥抱里,下巴抵着彼此肩膀,在耳边叙述那一纸上无法承载的爱意。当然他们都是聪明人,在那个人多嘴杂的年代,所有过分接触都发生在阴影里,白天就将一切都藏进了热切的眼神,别人只觉得他们是关系如此好的兄弟。

 

再后来分了房,他们从宿舍换到了对门,每人一个小单间,借宿在对方床上成了常事,擦枪走火是家常便饭。他依旧会一时兴起贴着他耳侧给他读情诗,亲昵地喊他小渤,呼吸洒在颈间激起一阵颤栗,然后绕过去黏糊糊地吻脸通红一片的人。而他也会偶尔在微醺的夏夜拿起靠在墙边的吉他,随手拨弄几个和弦唱当下正流行的情歌,唱没几句又笑了场,把吉他撂在一边就揪着他衣领凑过去亲他,彼此都是满嘴的酒气。

 

待到他们都有了稳定收入,在彼此的共同决议下,他们从孤儿院抱回了个姑娘。两个人由此开始手忙脚乱地学做父亲。他们脑袋瓜都活泛,学的也快,一路有惊无险地拉扯大,孩子很快到了上学的年纪。小姑娘难得地听话,在学校从不让他们操心,生活上也从小就像个小大人,一切都顺风顺水。

 

到了最后,小姑娘也长大了,穿着婚纱被另一位男士牵起了手,笑着流着眼泪拥抱他俩,而他们穿着情侣款西服,在终于开放的社会坚定地十指相扣。黄磊带起他们紧紧交握的双手引至唇边,吻在黄渤的手背上,看向他的眼里红了一圈。他们站在漫天的礼花中,甜蜜地像是一对新人。

 

 

 




 

“如果一切能重来,我一定不会缺席那场毕业舞会,小渤,我一定不会。”

黄磊带起他们紧紧交握的双手引至唇边,吻在黄渤的手背上,看向他的眼里红了一圈。病床上的黄渤脸色苍白的吓人,他极缓地眨了下眼,仍旧带着笑意看他,拇指蹭了蹭黄磊的手背,开口声音轻而缓,几乎要抓不住:“你别这样啊黄磊。至少我现在知道你爱我,这就够了…足够了。”他喉结有些艰难地滚动一下,黄磊下意识就要给他拿水,被他摇了摇头拒绝了,“我女儿…”

“我会照顾好她,把她当亲女儿,你放心,小渤”黄磊几乎是立即截住了他的话头。

“麻烦你和…嫂子了。”

黄磊无言地眨了下眼,一滴眼泪支撑不住地从眼眶里坠下来,他凑上去吻他发白的唇。

 

如果一切能重来,我一定不会缺席那场毕业舞会。我会一见钟情,我会牵你的手,小渤,我会吻你。

可惜没有如果。


【秦狗】加群看金牌收尾人在线撸狐

*一个鸡血爽段子,老秦捡了兽人小艾登回家后的日常

*其实应该是有一个完整脑洞的短篇一发完的,但我这辈子可能坑不出来了【溜


——————————————————————————————————

约尔迪发誓这绝对是他妈的人类本能,人类对一切毛绒类都有抚摸的冲动,是的,是这样。

他的面前是倚着靠枕睡着的艾登,那双狐狸耳朵就这么直愣愣的立在他脑袋顶,被他自己压住一点变了形,偶尔轻微颤动一下,未发育成熟的塌下的耳尖就跟着微微晃动。艾登看上去真的睡的很熟,约尔迪试图说服自己,摸一下绝对不会醒的那种熟。

于是他真的这么干了,抬手顺着耳根抚上,温热的,柔软的,毛绒的,充满生命力。他没忍住轻捏了尖端,狐狸耳朵因此剧烈地弹动了一下,试图赶开作乱的手。而约尔迪像因此找到乐趣,食指不断来回拨弄,看那对耳朵背向后又冲前,或是颤动着躲避,乐此不疲。而就当他再一次捏住那柔软耳朵摩挲的时候,他以为的陷入熟睡的艾登就这么倏地睁开眼,那双绿眼睛直盯着他看,一如既往地冷淡平静,混着完全不符他年龄的成熟。约尔迪根本没有时间去收手,甚至连错开视线都来不及,他有点尴尬,这种被抓包而引发的负罪感他小学以后就再没有过了。他们就这么干瞪着足有五秒,期间约尔迪的手仍旧停留在艾登脑袋上。最终艾登先有了动作,他皱了皱眉,抬手打掉了约尔迪的手。

OK,fine,标准的艾登皮尔斯反应,他该料到的。

约尔迪发出一声带着气音的轻笑,而下一秒他的肩头一重,那颗脑袋连带着顶上那对要命的耳朵径直靠上他肩膀,耳朵尖堪堪蹭过脖颈。

约尔迪完全愣住了,他拥有一切对付混蛋皮尔斯的聪明手段,却对于这点几乎算是主动的依赖束手无策。过了半晌他再一次弯起了一点嘴角弧度,侧过头去轻吻那对仍在晃动的毛绒耳朵。

这是约尔迪第一次稍微有了那么一点对于家庭的感觉。

一个水的不行的狗子试装。
我永远喜欢艾登皮尔斯😭😭